• <center id="qwemi"><tbody id="qwemi"></tbody></center>
    1. 市本級 東坡區 彭山區 仁壽縣 洪雅縣 丹棱縣 青神縣 熱點消息
    2. 人物 書畫 宗教 人文 三蘇 詩歌
    3. 招聘 公招 其他 教育
    4. 商家展臺 商務活動 熱點商家 商家消息
    5. 租售 汽車 旅游景點 酒店 裝修 婚戀 健康養生 房產
    首頁 > 人文詩書 > 人物 > > 正文

    王光利:在混亂華語電影界堅持本色

    文章來源: 編輯時間:2012-08-22 18:04:00 閱讀次數: 字體大?。骸?/b>特大

    本報獨家專訪眉山籍導演王光利

     華語電影界第六代導演, 四川眉山人,1997年,王光利拍攝完成了他的第一部電影《處女作》,先后參加溫哥華、鹿特丹、新加坡、福岡等20多個國際電影節。
     2001年《橫豎橫》先后參加溫哥華國際電影節(9月),倫敦電影節(10月)、夏威夷國際電影節(11月)以及東京FILMX國際電影節;2002年4月參加舊金山國際電影節;2003年,《橫豎橫》在日本、美國發行。同年接受美國《紐約時報》采訪;2004年,王光利接受美國國務院的邀請,作為國際訪問學者于2005年9月訪問美國。同年創作電影劇本《血戰到底》;2008年,導演梁詠琪、夏雨、曾志偉、唐嫣主演的電影《棒子老虎雞》。


    12月7日,在2012年即將結束的時候,華語電影界第六代導演王光利帶著剛剛殺青的新片《惡魔右手》回到眉山,接受《眉山廣播電視報·都市周刊》的獨家專訪,面對記者暢談電影藝術與在影視圈奮斗的那些動人故事,講述他對眉山的不解之情。
    “我和賈樟柯創立了大學生電影節!”
     《廣電報》:美國的《綜藝》說您沒有學過電影,但作品完全可作為電影學府的教材,這當中有什么樣的契機與經歷?
     王:可以說無論是偶然性還是必然性,都決定了我會走上電影這條路。我小時候就對美術十分感興趣,但當時根本沒有那個條件去汲取與之相關的知識,所以說,在美術這個方面,是缺失的。到了大學,我在上海一所學校,學的也是與電影無關的專業,可能正是小時候對美術那種畫面感和精神表達的渴望,我就參加了學校的電影協會,協會里的幾個老師對第五代導演是十分了解的,在他們的影響下我們對以張藝謀為代表的第五代導演十分崇敬,那時候《紅高粱》剛剛面世,我們就為他搖旗吶喊。
     《廣電報》:說說您的第一部作品吧。
     王:我記得那時候學校旁邊是外國語大學,兩所學校之間經常進行交流,他們學校有許多國外的學生,帶來了許多優秀的片子。于是在1988年,我和賈樟柯他們創立了大學生電影節。這些做法引來了第三代導演的不屑,覺得我們什么都不懂還玩電影。好吧,那我們就無知者無畏一次吧,剛好那時協會布置了作業,讓我們拍同學們的生活,最后我就拍出了《畢業了》這部作品,花費少,僅僅是表達我的內心世界。這部作品沒過多久就火了,直到現在還經常能收到這部作品帶給我的一些費用。有了這次畢業作品的初試,我就想真正拍一部電影,剛開始不知道拍什么,想拍紀錄片但又不想太普通,就想拍有挑戰性的,拍出的片子也起了一個很直接的名字,就叫《處女作》。最后就由圈內人帶領,走地下電影的路線?,F在回過頭想想,很佩服那時的我,很有勇氣,告訴你一件事,其實我拍《處女作》第一天才知道膠片長什么樣。

     “沒執行審查分級制的華語電影還是幼兒園水平!”
     《廣電報》:最近看過的覺得好的電影是哪部?您認為什么樣的電影才算得上好電影?
     王:我覺得李安的片子不錯,能把自己的真實內心很純粹地表現出來,又要票房大賣,只有李安能做到。電影其實沒有一個衡量的標準,在我看來,只要不違背自己的追求和良知,讓觀眾覺得我買一張票看這部電影是值得的,這就算得上是一部成功的作品。電影其實是一種載體,是一種精神產品。我希望呈現出來的是類型上真材實料,價值觀有正面意義,有基本道義的東西。
     《廣電報》:您覺得當下的華語電影界最缺什么樣的片子,或者說最缺哪一種精神?
     王:現在中國電影界是極其混亂的,就像館子里的飯菜一樣,什么類型都有,但觀眾究竟愛吃哪一種?做電影首先就是要弄清楚它的類型,電影是個創意產品,創意需要的是什么,是想法,但有想法絕不代表你可以浮躁,我很不喜歡不踏踏實實的電影,許多導演沒有把自己當做導演,而當做藝術家,拍出來的作品不是給觀眾的,而是用來在同行間炫耀的,這就會把整個行業弄亂。觀眾愛看喜劇片,就一定要讓他放開聲大笑;愛看恐怖片,就讓他驚聲尖叫,觀眾要的是什么,就應該端上什么。
     華語電影現在還處于幼兒園水平,就是因為缺少了嚴格的審查分級制。英國實行審查分級制已經一百多年了,而我們還沒有開始。比如說,有的片子兒童是不應該看的,因為里面有粗話和暴露鏡頭,但是放在其他層級,沒有了這些就顯得脫離了真實生活,是沒有人類本性的。

    “請任達華和觀眾一起玩惡魔游戲!”
     《廣電報》:您的新片《惡魔右手》剛剛殺青,這部片子聚集了任達華、徐若瑄、歐弟、陳思成等眾多明星大腕,能給我們講講拍攝中的花絮嗎?
     王:是剛剛殺青,快的話明年五六月,慢的話就是七八月的暑期檔與觀眾見面。這部片子是個懸疑片,往往觀眾在電影院看懸疑片的時候就會習慣性地猜結局,而那些片子也相當聽話地迎合了觀眾的猜想。但我就是想和觀眾玩游戲,咱們來比賽,看看你在什么時候才能猜到我的結尾,我要做的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許多明星在看了這部劇的劇本之后,甚至愿意不計報酬出演,就是因為劇情太吸引他們了。還有讓我這個導演很感動的就是演員們的專業,任達華的幾場戲是可以找替身的,但他堅決自己上,結果就免不了被摔傷。最慘的就是歐弟,他拍這部戲的時候被李艾扇了50個耳光。他也沒有要替身,還告訴李艾一定要真打,李艾本以為他會躲,沒想到打了實實在在的兩巴掌他都沒有躲開,如果這時候停下,那前面的那兩下就沒用了,所以連著扇了歐弟50個耳光,歐弟整個臉都腫到不行。

    “我的胃都是眉山胃!”
     《廣電報》:雖然您常年在外拍戲,但卻是土生土長的眉山人,能說說您對這片土地的感情嗎?
     王:當然,呵呵,這部片子剛殺青的第一次訪問就給了你們《廣電報》呀,因為這是家鄉的媒體。
     眉山對于我來說,是一種血液里流淌著的東西。包括今天這種陰陰的天氣我也很留戀,我連胃都是眉山胃,每次一回來就會約上好友去吃美食。我很驕傲自己是眉山人,所以我也在籌劃為眉山拍一部宣傳片,哪怕是千分之一對蘇東坡的貢獻吧,但這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唯一確定的就是,我離它越來越近。(采寫/陳婕瑞)

    国产网红主播无码精品_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播放_精品一本之道久久久久久无码中文_国产无套乱子伦精彩是白视频